临近元旦,关于“福利”的讨论又起。

12月27日,全国总工会召开2019年工会两节送温暖新闻发布会。全总要求,各企事业单位工会应落实《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办法》中工会经费可以用于职工集体福利支出的规定,让广大职工在节假日更有获得感。除此之外,全总还着眼现实,建议各地工会职工福利支出可根据物价上涨适度调整。

该发的得发,该涨的要涨。作为职工的“娘家”,全国总工会明确给出发放福利的基本遵循,也给大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。事实上,近些年,每到年节节点,全总都会就此发声,回应舆论关切。之所以“喋喋不休”,恐怕就在于“福利”二字十分正当,又极其敏感。概括起来就是,在反腐败、反“四风”的背景下,我们应该有怎样的 “福利期待”?

这确实是一个现实问题。发福利,可能因摸不准政策红线而自找麻烦;不发福利,可能让辛苦了一年的职工们心里不痛快。对此,在2015年初,面对“反腐败不能反福利”的舆论焦虑,全总就下发《关于加强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的通知》的补充通知,对“年节”“节日慰问品”“少量”等核心关键词进行了限定,明确了范畴。2017年底,则进一步在实践基础上,把“通知”升级为“办法”,将工会经费使用纳入法治轨道,使职工福利发放有了法律遵循。这种对职工正当权益的积极维护,着实值得点赞。

无以规矩,不成方圆。只有画出清晰的硬杠杠,才能让作风不跑偏地改到深处、精神不走样地落在实处。反腐败反的是灰色乃至黑色的高收入、高消费、高福利,反的是侵吞国家资产、串通起来寻租、分肥的不端行为,跟职工的正当福利没什么关系。但一段时间以来,有些单位慰问品能不发则不发,活动能不办则不办,甚至连基层职工的年终福利也“名正言顺”地不给了。

这里头,固然有没吃透中央真实用意的缘故,但相关部门没有将中央精神化为具体的执行标准恐怕才是核心症结。什么是应当剔除的不当收益没搞明白,什么是应当保障的正当福利弄不清楚,在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的心态下,“一刀切”地砍掉福利成了单位决策者最保险的选择。

职工的正当福利,是职工的劳动所得,也是单位或公司集体温暖的体现,是团队表达的重要渠道。在这个问题上,不能光有原则性的要求、意向上的鼓励,更需要一些具象化、可遵循的操作标准。可以说,经过几年来从模糊到明确的碰撞,职工福利也在不断“脱敏”。工会方面在积极倡导,纪委方面在系统解读,特别是有了《基层工会经费收支管理办法》以后,“发不发”“怎么发”的问题已经解决,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如何“更好地发”。

从这个角度看,今年全总突出强调“福利支出根据物价上涨适度调整”就一种尝试。如果说职工福利一度成为腐败重灾区,是因为任性有余、规范不足;那么如今规范有了,就同样不能重蹈覆辙,让冷冰冰的“执行任务”思维削减掉福利本身应有的“人情味”。

反腐没有完成时,权力的滥用必须管好管住,但要避免“误伤”,确保指哪打哪,就必须把“法无授权不可为”“法无禁止即可为”的要求贯彻到底。让单位走出草木皆兵式的紧张状态,该发的一分一厘都不少,不该发的一丝一毫都不多,才能让广大职工有更多更直接的“获得感”。

作者:张砥

流程编辑 刘伟利

首页体育